1. <datalist id="4tNIJU"></datalist>



        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  故事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    残书之谜

  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空拥

            1。丢了序文

            刘大经在古水镇开书店杆岁,一边销售图书杆岁,一边做古籍修补生意。前些时杆岁,下了一个多月阴雨杆岁,天晴后发现纸张发霉杆岁,刘大经想起仓库里还有几百本古籍杆岁,怕它们霉烂就搬出来杆岁,下块门板架在店门前杆岁,把古书摊在门上晒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的古籍中杆岁,有本唐人手抄本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据说宋时曾被苏东坡收藏杆岁,首页是苏东坡题的序文。

            当年杆岁,刘大经父亲在汉口做书生意杆岁,从一个官宦人家手上购得这书杆岁,引起本地黑帮头目“长江鳄”眼红杆岁,带人将他父亲绑到外乡杆岁,逼交古书不成将其害死。他母亲怕黑帮害她母子杆岁,带刘大经和《少陵诗钞》避祸移居古水镇杆岁,临终时将书交给刘大经……

            这书因年代久远杆岁,连遭阴雨潮湿杆岁,装订线霉烂书页全散了。刘大经小心翼翼地一页页摊在门板上杆岁,打算晾干重新装订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写得一手好字杆岁,碰到个老友嫁女杆岁,接他帮忙写对联、请柬。刘大经招呼伙计小心照看古书杆岁,就跟老友去了。

            中午杆岁,刘大经正吃饭杆岁,突然一阵狂风吹得天昏地暗杆岁,因担心古书杆岁,他忙告辞回家。老友家离镇子好几十里杆岁,刘大经赶回家时太阳快落山了杆岁,见店门口几个伙计慌慌张张找东西杆岁,刘大经问他们找什么?

            一伙计带着哭腔说:“中午一阵狂风杆岁,吹得天昏地暗杆岁,我们出来护书杆岁,可……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忙问:“吹走什么书了?”

            伙計说书没吹走杆岁,只那本烂了装订线的《少陵诗钞》散页吹一满街杆岁,我们四处找回书页杆岁,却差一张找不到!

            刘大经忙问:“哪一张找不到?”

            伙计说:“就是那页序文!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心一哆嗦杆岁,暗说天啊杆岁,这真是越怕鬼越出鬼哟!急带众伙计重新寻找。

            这条街不大杆岁,街下头就是古水河杆岁,码头常有行船。刘大经带伙计从街上找到河边杆岁,天黑还没找到杆岁,不由心情沮丧蔫蔫回家──

            2。“米老鼠”借书

            回家后杆岁,刘大经重新装订了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因没了苏东坡序文他心情不乐越看越烦杆岁,把书放在桌边一个人喝闷酒。这时杆岁,伙计引个人进来杆岁,这人五短身材、一身肥肉杆岁,眯一对老鼠眼杆岁,见了刘大经露出一股媚笑杆岁,亮起公鸭嗓说:“哟杆岁,老表兴致不错杆岁,一人独酌快活似神仙!”

            苦酒醉人杆岁,刘大经已喝得头脑发麻杆岁,望来人认出是“米记”粮店老板米忠信杆岁,因卖米掺沙掺杂、短斤缺两杆岁,被大伙称作“米老鼠”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跟“米老鼠”有些交情杆岁,刘大经醉醺醺说:“老、老表杆岁,你咋来啦?陪我喝、喝一盅!”就吩咐伙计加菜。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坐下杆岁,跟刘大经对酌杆岁,刘大经醉意蒙眬问“米老鼠”:“来家有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笑说:“我想借件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问:“借啥东西?”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说他闺女找了婆家杆岁,亲家公是国文教授。因抗战大学毁于战火杆岁,师生转移后方杆岁,亲家公因病不能随行杆岁,躲到古水镇避难。如今杆岁,古水镇被日本人占领杆岁,亲家公赋闲在家。他是搞古文研究的杆岁,闲极无聊在家发脾气。亲家母托“米老鼠”给亲家公弄点古书看看、散心解闷。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听说刘大经有本古籍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跟亲家公一说杆岁,亲家公想鉴赏一下杆岁,托“米老鼠”来借杆岁,鉴赏后完璧归赵。

            要是平日刘大经是万不肯借杆岁,但今天他喝高了点杆岁,头脑不大清醒杆岁,见书就在桌边杆岁,顺手拿起来给“米老鼠”说不就本破书吗?拿给你亲家公看看──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有些不相信说:“这、这是《少陵诗钞》吗?”刘大经说:“你看我是撒谎的人吗?骗谁我也不骗你呀!”

            米老鼠打躬作揖拿书走了!

            3。鬼子查封刘家

            一觉醒来杆岁,刘大经记起昨晚之事杆岁,就想找“米老鼠”要回书杆岁,遇生意事忙吩咐一个伙计到米家讨要。“米老鼠”老大不高兴杆岁,对伙计说你主人不像话杆岁,要是不肯借杆岁,昨日就不该给我!如今书已交亲家公杆岁,才一天就来讨要杆岁,叫我怎好开口?回去告诉你主人杆岁,我亲家看完了一准还他!

            伙计回家原话学给刘大经听杆岁,刘大经不好意思再催讨。熬过十来天杆岁,不见“米老鼠”还书杆岁,刘大经等不住杆岁,就到米家问消息杆岁,见米家大门上把锁杆岁,屋里没有一个人杆岁,找邻居打听:米家“铁将军锁门”三天了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蔫蔫回家杆岁,半路见一队鬼子宪兵杆岁,朝前面街上冲去。他想不知谁家又要倒霉杆岁,不由加快步子。走到家门前杆岁,见鬼子兵包围了自己家杆岁,一个梳小分头挂王八盒子的汉奸杆岁,吆五喝六带鬼子搜他的家、封他的书店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去交涉杆岁,汉奸诡笑说:“好个刘大经杆岁,你还敢回来!你的书店藏有反日书籍杆岁,皇军正在搜查呢!”汉奸说完一挥手杆岁,扑来几个鬼子将刘大经绑了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喊冤杆岁,汉奸说什么冤不冤的杆岁,有本事到宪兵队去喊!就让鬼子将刘大经店里的书、家藏的古籍杆岁,全部搬上卡车杆岁,连人带书一溜烟开到宪兵队。

            鬼子关押了刘大经杆岁,将他的新旧书籍翻了个底朝天杆岁,没发现反日书籍。后由古水镇商会出面杆岁,花笔钱把刘大经赎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4。乡下牛栏遇《诗钞》

            出来后杆岁,刘大经被朋友接去杆岁,见家人都在朋友家。听朋友说他遭人陷害杆岁,虽然暂时赎出来杆岁,保不准什么时候又被鬼子抓进去!看来镇上不能立足杆岁,不如离开这儿杆岁,到山里找地方避难!

            刘大经要离开古水镇杆岁,想找“米老鼠”要回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朋友说“米老鼠”一家杆岁,被鬼子秘密逮捕杆岁,至今音信全无。刘大经想怪不得那几日杆岁,米家屋里无人杆岁,原来是出了事。他放弃找《少陵诗钞》的念头杆岁,在朋友安排下杆岁,带家人悄悄出城杆岁,到山里找地方住下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过去是个富商杆岁,生活无忧无虑杆岁,如今流落小山村杆岁,常气恼好好一个书店、偌大一笔家财杆岁,让鬼子毁了!还有那本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不知落在谁手上。

            这天杆岁,刘大经下山买米杆岁,半路遇到雷雨杆岁,钻进一处破牛栏躲雨杆岁,见个老乞丐衣衫褴褛杆岁,坐在牛栏里看书。

            乞丐读书天下少见杆岁,刘大经不由多望了几眼杆岁,觉得那人面熟杆岁,再望那本书杆岁,竟是“米老鼠”借去的《少陵诗钞》!

            乞丐见有人来杆岁,抬头认出刘大经杆岁,忙说:“刘老板杆岁,是你!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          听声音杆岁,刘大经认出是“米老鼠”的管家老翟杆岁,忙问老翟:“你怎么落到这个田地?”

            老翟说出的情况杆岁,刘大经大吃一凉:原来“米老鼠”暗投日本人杆岁,米店成了鬼子刺探情报的“暗线”。

            古水镇鬼子联队长松井是个中国通杆岁,他熟悉中国文化杆岁,又是个苏东坡迷杆岁,這老鬼子一边残杀中国人杆岁,一边疯狂掠夺中国文物。这次带兵据扎古水杆岁,从“米老鼠”那儿得知刘大经有本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曾被苏东坡收藏杆岁,首页是东坡作的序杆岁,文字为苏氏真迹!

            松井喜得两只小眼眯成一条线。这老小子是只笑面虎杆岁,来到古水镇假装大搞中日亲善、共存共荣杆岁,现在如派兵硬去抢书不是打自己耳光吗?他知“米老鼠”是刘大经朋友杆岁,就把任务交给“米老鼠”……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到刘家探风杆岁,哪知刘大经喝醉杆岁,二话没说将书交给他。“米老鼠”拿到书贪心大发杆岁,弄个仿制品交给松井。松井可不是省油的灯杆岁,认出是假的杆岁,就把“米老鼠”抓去审讯。米老鼠”受不住刑杆岁,招供自己调了包。松井抓了米家人杆岁,搜出偷藏的书。松井见到“米老鼠”调包的书却无苏东坡序文杆岁,就再审“米老鼠”杆岁,“米老鼠”说他在刘大经手里拿的就是这本!想是刘大经不愿给杆岁,弄本假的哄人!

            松井骂刘大经狡猾狡猾的杆岁,派宪兵去刘家以查反日书籍为名抄家封店杆岁,把刘家所有书搬到宪兵队杆岁,想搜出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却枉费心机。

            松井怀疑所谓苏东坡作序的《少陵诗钞》是传言杆岁,遇到商会出钱保刘大经杆岁,就将他释放了。

            管家老翟当时跟米家人一起关押杆岁,松井搜出“米老鼠”藏的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鉴定是假的就扔了杆岁,被老翟捡到。

            “米老鼠”受松井怀疑杆岁,一家人被弄到集中营杆岁,老翟和伙计被放出杆岁,他出狱后失了业杆岁,带书下乡讨饭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大骂鬼子阴险杆岁,暗暗庆幸多亏狂风吹走首页杆岁,不然书落到鬼子手里杆岁,就糟了!他出了几个铜板杆岁,从老翟手上把书买回去。

            5。老婆孩子被绑架

            刘大经买回书常常观看杆岁,因没了序文总觉得遗憾杆岁,好在序文他背得滚瓜烂熟杆岁,就买来仿古宣纸杆岁,回忆苏东坡字迹杆岁,临摹出一篇“序文”。刘大经书法功底深厚杆岁,临摹苏东坡字迹杆岁,跟真的一样杆岁,作为序文重新装订到书上作首页杆岁,一般人看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是个活络人杆岁,虽然住在乡下杆岁,却交了不少朋友杆岁,他的遭遇有很多人知道。一天杆岁,有朋友请刘大经吃饭杆岁,席上关心地问《少陵诗钞》是否落到鬼子手里?

            刘大经有点爱吹牛杆岁,三杯酒下肚忍不住吹了起来杆岁,说放心吧!我刘大经是什么人杆岁,能让咱中国人的宝贝落到小鬼子手上吗?告诉你杆岁,我料到小鬼子会抢宝书杆岁,早将这书转移出城杆岁,另作本仿制书让鬼子折腾。

            大家都夸刘大经是智多星杆岁,附近的人都知道《少陵诗钞》还在刘大经手上杆岁,刘大经也成了保护国宝的英雄。名声传出去后杆岁,不少朋友想观赏古书杆岁,刘大经也不推辞杆岁,亲带《少陵诗钞》让人观赏。

            一天杆岁,山下吴先生请刘大经带书到家去看看。刘大经如约而至杆岁,在吴家吃过午饭杆岁,回家见屋里一片狼藉杆岁,老婆、孩子不见踪影杆岁,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插封信在桌上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看信知老婆、孩子被土匪绑架。土匪听说他有本珍贵的书就盯上了杆岁,今天本要来抢杆岁,没想到刘大经带书下山杆岁,土匪扑了个空杆岁,把他家人绑到山里杆岁,逼刘大经带书取人。

            看了这封信杆岁,刘大经知道吹牛惹了祸杆岁,恨不得撕了自己的臭嘴。万般无奈只好带上《少陵诗钞》杆岁,按信上路线直上豹子岭。走到半山腰密林杆岁,跳出两个蒙面大汉杆岁,一把抓住刘大经杆岁,将明晃晃的尖刀架在他脖子上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吓得发抖杆岁,战战兢兢地说:“好、好汉杆岁,别、别这样!书我带来了杆岁,放了我的家人吧!”

            两个蒙面人交换一下眼色杆岁,搜出那本《少陵诗钞》。刘大经哀求他们杆岁,放他老婆、孩子!

            蒙面人说:“你老婆、孩子在山上杆岁,跟我们一起去接吧!”说罢杆岁,两人一前一后杆岁,把刘大经架到山顶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发现这儿不是豹神庙而是蛇形尖杆岁,山北是万丈悬崖峭壁。刘大经有些奇怪杆岁,问两个蒙面人:“你们信上不是说我老婆、孩子在豹神庙吗?”

            两个蒙面人不言语杆岁,把刘大经逼到崖边杆岁,一个汉子突然说:“看杆岁,你老婆!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顺那人手指一望杆岁,稍一分神被后面人推下万丈悬崖。

            6.大结局

            刘大经掉下悬崖一下子昏死杆岁,醒来躺在山间一个小道观里杆岁,身边有个小道士杆岁,见刘大经睁开眼就说:“好了杆岁,客官醒了!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问这是哪儿?

            小道士说这儿是四川万县大山里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才知他被推下悬崖落在江里杆岁,昏迷中顺水漂到万县杆岁,被打鱼人救起送到道观杆岁,他在观里躺了两天。这个观里有师徒二人杆岁,老道士早晨下山化斋杆岁,要到傍晚和回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身体恢复杆岁,起床到正堂拜神。突然见神像前供着一张熟悉的古色老纸杆岁,他细细一看杆岁,竟是当日被狂风吹得不见踪影的苏东坡真迹——《少陵诗抄》的首页序文!刘大经以为在做梦杆岁,问小道士这张纸从哪来的?

            小道士说这张纸是师父数月前云游带回的杆岁,一回来就供在神像前。这时杆岁,老道士化斋回来见了刘大经杆岁,高兴地说恭喜客官醒过来了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连忙答谢杆岁,急问老道士:“这张书纸是从哪儿得来的?

            老道士说:“这是我家传家宝杆岁,有缘回到我手上杆岁,可惜亲人们不知遭了什么灾祸杆岁,致使书纸落在外头!”

            刘大经忙问老道士是谁?老道士说他俗姓刘名正常杆岁,原是汉口书商杆岁,当年购得一本价值连城的古书《少陵诗抄》杆岁,被当地黑帮头子“长江鳄”算计杆岁,带人将他绑架杆岁,逼其交出古书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听了泪水长流杆岁,忍不住喊声:“爹杆岁,我是你的儿子牙!”原来刘正常正是刘大经的父亲杆岁,当日被黑帮绑到乡下杆岁,母亲误听刘正常被杀杆岁,怕黑石来家害她母子杆岁,就带年幼的刘大经和古书逃到古水镇避难杆岁,几十年音信隔绝杆岁,没想今日父子相认。

            数月前杆岁,刘正常下山云游古水镇化缘杆岁,过古水河遇上一阵大风杆岁,将一页残纸吹到河边杆岁,刘正常一脚踩在字纸上。他本书香世家爱惜字纸杆岁,见脚下踩张字纸忙说罪过杆岁,就捡起拍掉尘土打算烧掉杆岁,却认出是自家古书首页杆岁,想是家人遗失杆岁,本想回去查访杆岁,偏遇鬼子出城扫荡一路烧杀杆岁,刘正常只好逃离古水镇杆岁,后来数次想去古水杆岁,因路远阻于战乱都未成行……

            刘大经把晒书失序杆岁,米老鼠借书杆岁,鬼子又来抢夺杆岁,他避难乡下杆岁,遇绑匪绑架妻儿的事杆岁,一一道来杆岁,爷俩在观里相拥而泣。

            父子团圆后杆岁,刘正常托山下的俗家弟子杆岁,在重庆一家书店给刘大经找了个活儿杆岁,刘大经一心惦记家里杆岁,想回乡下寻着老婆、孩子尸骨杆岁,找个好地方掩埋杆岁,哪知杆岁,老婆、孩子安然无恙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才知老婆、孩子是被鬼子便衣队绑架的杆岁,松井老鬼子找不到《少陵诗抄》真本杆岁,假意放了刘大经杆岁,暗派特务跟踪监视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在牛栏复得残书杆岁,临摹苏东坡手迹杆岁,写下序言重装首页杆岁,又到处宣扬自己保住真书杆岁,让松井更相信自己的判断:刘大经早转移了真本杆岁,估计现在他手上那本是真的杆岁,就派便衣队化装成绑匪杆岁,绑架刘大经家人杆岁,带刘大经带书交换。

            便衣队将刘大经老婆、孩子绑至豹神庙杆岁,遇国军进山剿了杆岁,顺手救下刘大经老婆、孩子随军队到万县杆岁,碰到鬼子投降杆岁,母子搭船去重庆谋生杆岁,竟在船上碰到刘大经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觉得让鬼子惦记着太不安全了杆岁,就带家人到重庆杆岁,在书店里上班。一天杆岁,刘大经在一个旧书摊上发现一本熟悉的书杆岁,他走过去一看杆岁,竟是在山上被蒙面人搜去的那本《少陵诗抄》。

            刘大经暗说真是怪事杆岁,就留心跟摊主攀谈杆岁,拐弯抹角问这本书的来历。

            摊主说是他的一个亲戚从一个朋友那儿低价买来的。刘大经买下书去报警杆岁,警察逮到摊主杆岁,顺藤摸瓜抓到卖书的人杆岁,他竟是米老鼠的管家老翟。

            一审才知老翟历史复杂:他就是昔日汉口的黑帮头子长江鳄杆岁,当年为抢夺《少陵书抄》杆岁,绑架书主刘正常杆岁,没想百密一疏杆岁,让刘正常逃了。长江鳄回汉口杆岁,继续找刘家人夺宝。刘正常老婆误听丈夫被害凶讯杆岁,怕黑帮害她母子杆岁,就带着儿子杆岁,宝书远走他乡避祸杆岁,长江鳄扑了个空……

            后来杆岁,汉口两个黑帮火拼杆岁,长江鳄一伙被兴起的武昌龙帮来了杆岁,他本人侥幸逃脱武昌龙的追杀杆岁,只身逃到古水镇隐姓埋名杆岁,在米老鼠家混个管事谋生杆岁,十几年后杆岁,他无意中发现刘正常的儿子刘大经杆岁,也在镇上开书店杆岁,估计《少陵诗抄》在刘大经手上杆岁,正好日本人占领古水镇杆岁,老东西暗中投靠鬼子杆岁,先哄米老鼠去骗书杆岁,再捣鼓鬼子夺书杆岁,他再火中取栗杆岁,想是刘大经用假书骗米老鼠杆岁,他再向没找到书而懊丧不已的松进出谋划策杆岁,抓刘大经搜查刘家书店杆岁,但还是没搜到真书杆岁,长江鳄仍不死心杆岁,又向松井献计杆岁,暂时释放刘大经杆岁,由他装成乞丐跟踪刘大经杆岁,寻找真书信息……

            得知真书还在刘大经手中杆岁,长江鳄出主意让松井安排便衣队杆岁,绑架刘大经家人杆岁,逼刘大经带书去换人杆岁,长江鳄却带心腹溜进深山杆岁,半路截住刘大经抢去古书杆岁,得手后杆岁,长江鳄立即脱离日本人杆岁,逃出古水镇混到重庆杆岁,想将书脱手卖个大价钱杆岁,找人鉴定发现这书的序文是仿制品杆岁,想这本书还是假的!

            长江鳄算盘用尽杆岁,离开了鬼子他无处谋生后悔莫及杆岁,只好卖古书解燃眉之急杆岁,没想到刘大经看到古书报警杆岁,顺藤摸瓜将他逮住杆岁,不仅挖出个大汉奸杆岁,还找出害他一家的大仇人杆岁,刘大经因古书差点弄得家破人亡杆岁,却鬼始神差找到离散的父亲。

          Tags: 残书

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743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


            1. <datalist id="4tNIJU"></datalist>